体育彩票七位数15163

立即登錄

還沒有賬號3秒注冊

一位美股交易員的2018:如極端天氣滑雪般膽戰心驚

年近40歲的菲利普在美國紐約一家大型銀行里從事股指期貨做市交易。今年圣誕節(25日)前一周,他苦笑著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接下來的平安夜、圣誕節和新年之間的三個工作日他都會在辦公室。

這對于酷愛滑雪、往年年底必須休假的菲利普來說,的確少見。他向記者提到,有一次滑雪,碰到極端天氣,4米外就看不見任何東西,不知道前面是懸崖、樹還是和他一樣的滑雪者。“那一次真的是滑得膽戰心驚。”菲利普說,而現在的美國股市也讓他有類似的感覺,“猜對市場要跌的人很多,但是猜出什么時候會跌,還能踩準反彈的人就很少了。”

回望整個2018年,菲利普稱,這著實是讓人難忘的一年,判斷市場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2018年尤其困難。

難以把握的時機

一般來講,做市商靠兩種方法賺錢,一種是為客戶交易時收取手續費,另一種當然就是賺取買入賣出的差價。手續費基本上是固定的,所以像菲利普這樣的交易員時刻關注市場動向,看多時以低價建倉,一旦客戶需要,就以市場價賣給客戶。憑著多年的操作經驗,以及銷售人脈,菲利普承認自己今年小有收獲,但利潤遠沒有預期的那么多。

“前幾年市場波動性很小的時候,客戶都很少做交易,打電話去詢問都說現在的倉位很合適,不需要調整。而今年市場的波動性又太大,市場忽上忽下,有些客戶就開始觀望,而想交易的客戶在一個時間里又幾乎都是想做同一方向的交易,所以作為做市商必須自己承擔風險。” 菲利普說,“雖然交易量大,但錢不那么好賺,必須事先判斷客戶的需求做好準備。”

美國股市從2008年至今已經歷了近10年的長牛,但經濟總是存在周期性,牛市必然會終結。所以,年初開始,菲利普就開始建倉看跌期權。

“年初開始市場就信心不足,我開始多買些股指看跌期權。畢竟一旦市場下跌,所有的客戶都蜂擁而至,到時再要買看跌期權,很難找到賣家撮合交易,所以只有把事先買下的看跌期權賣給客戶。”菲利普說。

很快,菲利普就看到了回報。2月美國股市出現回調,道瓊斯工業指數在兩周內下跌12%,他在波動性指數爆漲時小賺一筆。當時,觸發市場回調的是2月2日美國勞工部發布的工資數據,該數據顯示,美國人平均時薪出現了2.9%的年度增長,引發市場對工資推動通貨膨脹,最終導致對美聯儲不斷加息的擔憂,從而觸發風險資產價格下跌。當時,1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已經超過3%,遠高于目前的2.7%。

然而之后很長一段時間美股接連創新高,波動性也一直下降。“幸好10月股市又開始下跌,可以把之前的損失補回來。要猜對市場的方向已經不容易,要把握準時機,幾乎不可能。下手早了,期權的時間價值損耗就非常可觀。”菲利普說。

今年10月美國股市開始大幅下挫,標普500指數10月下跌6.94%。

“美聯儲不斷加息使得風險資產價格下跌。同時科技股預期增長速度將放緩,更加深了市場對股票價格的懷疑。”菲利普稱,“很多基金之前追捧和重倉持有高增長性股票,在加息和增長放緩的雙重壓力下,那么多基金雷同的持倉都在拋售,加劇了股市的動蕩。”

良好經濟數據下的擔憂

作為交易員,菲利普每天早晨7點到辦公室,瀏覽各類經濟金融新聞和研究報告是每天必做的功課。從新聞和報告中,菲利普看到美國經濟數據一片大好。

高盛分析師哈奇烏斯(Jan Hatzius)在給客戶的報告中回顧了2018年的市場與之前的預期。“2018年,美國經濟在以遠超過以往趨勢的速度上升。失業率繼續下降,工資和通貨膨脹都在加速上升。這些都與之前我們的預期相同。”報告稱,“只有樓市的變冷程度超出了我們的預測。美聯儲加息四次,而不是之前市場預期的2次。”

標普作為獨立的經濟研究機構,又和標普500指數相關,也是菲利普關注的重點之一。標普美國首席經濟學家博維諾(Beth Ann Bovino)在報告中寫道:“圣誕節日消費相當不錯,股市波動對消費者信心影響不大。由個人消費主導的GDP也處于高速增長的狀態。雖然減稅刺激的效果會很快褪去,財政擴張政策隨著預算吃緊需要收緊,國際貿易又因為貿易摩擦將受到影響,今年的GDP增速還是將遠好過歷史平均水平。”

然而,第一財經記者曾經問過許多交易員對美國未來經濟的看法,沒有一人愿意給出正面答復。有些則隱晦地說:“交易員的看法有時和經濟學家不一樣。”菲利普就是其中之一,讓他心里不踏實的是,雖然美國經濟數據一片大好,美國股市卻持續下跌。

“今年以來,客戶問的最多的問題就是牛市什么時候結束,市場什么時候開跌。這本身就說明市場信心已經不足。雖然無法知道下一場金融危機什么時候開始和為什么會開始,每個人都知道,金融危機總會來到。” 菲利普說,“經濟學家們都說今年經濟數據良好,經濟快速增長,但這不代表股市也會一路向上。”

下一場危機之憂

菲利普是經歷過十年前美國金融危機的交易員,當時,他服務的機構中包括他在內的整個交易組幾乎全部失業,回想起當年“血腥”的場面,他仍心有余悸。

他說:“如果回到上一場金融危機爆發之前的2006年,當時美國GDP增速高達2.7%,同樣是遠高于歷史平均水平,也高于2008年以來大多數年份的增速。但高增長解決不了次貸問題,最終引爆了金融危機。”

確實,現在回頭看,所有人都同意次貸過度發放導致房價虛高,貸款質量嚴重下降,最后造成銀行減計資產,銀行資本金嚴重不足,最終造成雷曼兄弟破產,美國政府投資銀行以挽救全美國系統性的銀行資本金不足問題。但是,在危機發生前,還是有很多專家表示,房價會失去上漲的動力,貸款壞賬率會保持在可控狀態,就算少數不良資產比例比較高的銀行會出現問題,但只要動用美聯儲降息等常規救市手段就可以實現軟著陸。

“經濟學家總在爭論什么風險會觸發下一場危機,但是大家的一個共識是,我們處在經濟周期的末期。無論經濟學家說下一場經濟危機是明年還是后年發生,總之是不會拖太久了。”菲利普說,“特朗普政府的減稅政策,以及擴大財政等刺激措施可能可以避免經濟危機在2018年發生,但沒有一個經濟學家敢說刺激政策可以避免經濟危機,唯一的問題是能推遲多久。這是交易員們正在頭疼的問題。”

責編:盛媛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掃一掃關注“愛財界”微信公眾平臺

名家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