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七位数15163

立即登錄

還沒有賬號3秒注冊

中國稅改2018:個稅和企業所得稅醞釀減負

摘要:中國稅收制度改革2018年伊始就已經開始邁出腳步:一腳堅定地踏向減稅,另一腳則是優化稅制結構,推動地方稅體系構建。

中國稅收制度改革2018年伊始就已經開始邁出腳步:一腳堅定地踏向減稅,另一腳則是優化稅制結構,推動地方稅體系構建。

財稅部門有關負責人1月2日正式對外宣布,通過增加綜合扣除方法和擴大抵免層級,來增加企業境外所得稅的可抵免稅額,從而降低企業境外所得總體稅收負擔。

這是財政部部長肖捷去年底在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明確2018年繼續實施減稅降費后,減稅方面的首個動作。多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專家表示,今年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方面可能有減稅動作。此外,地方稅體系建設加速也非常值得關注。

2017年12月27日至28日,全國財政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財政部部長肖捷主持會議并作工作報告(圖片來源:財政部網站)

今年1月1日,新稅種環境保護稅正式開征,而不久前國務院發文明確,環境保護稅收入全部歸地方。失去主體稅種后,這成了地方稅體系構建加速的一個重要信號,未來地方稅種將更加完善,地方稅權將擴大。

減稅仍是必選項

針對中國企業稅費負擔較重的現狀,我國推出了包括營業稅改增值稅(營改增)在內的龐大減稅降費舉措,僅營改增累計減稅已近2萬億元。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下稱“財科院”)近期調研發現,企業稅費負擔水平總體呈現下降趨勢。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近期在新聞發布會上公開表示,現在企業普遍感覺到稅收、費用包括各方面的成本負擔還比較重,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國也還有進一步推進減稅降費的必要。

在內部減稅降費需求和外部減稅趨勢等影響下,中國繼續減稅已成必選項。

在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肖捷提及2018年財政工作指導思想時也明確提出,“繼續實施減稅降費政策,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

中國稅務學會學術研究委員會副秘書長焦瑞進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全國財政工作會議部署直接反映出了今年財政工作的重點任務。從減稅降費來看,營改增的后續完善更加容易操作,也最能直接減輕企業負擔。

肖捷提及深化稅制改革時表示,繼續完善增值稅制度。作為收入超5萬億元的第一大稅種,如何通過完善增值稅政策為企業進一步降低稅負,成為市場最為關注的問題。而焦點之一則是,目前6%、11%和17%的增值稅稅率會否在2018年進一步簡并優化,從而更好地體現稅收中性原則,實現更加公平和簡潔的增值稅稅制。

另外,在當前增值稅稅率多檔并存的情況下,增值稅留抵稅款在“高進、低銷”的行業(如農機行業、生產性服務業)和初創期企業普遍存在,且數額較大,占用企業資金,拖累企業運營。比如財科院近期調研中,一家以農機銷售為主的山東公司反映,其2016年末的留抵稅款已達7.2億元。財科院建議對留抵稅款實行有條件地退稅。

企業所得稅制度的完善,也將起到減稅效果。

比如,財政部、稅務總局近日聯合印發《關于完善企業境外所得稅收抵免政策問題的通知》,增加不分國(地區)別、不分項的綜合抵免方法,消除部分企業存在抵免不夠充分的問題。并適當擴大抵免層級,由三層擴大至五層,可以使得納稅人抵免更加充分,從而有效降低企業境外所得總體稅收負擔。

普華永道中國中區公司稅業務主管合伙人李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除此之外,財稅部門落實的一系列外資優惠政策,對于已在華開展投資并已在華產生利潤的境外投資者、準備在華投資的境外投資者,以及中國的走出去企業來講,都是重大利好。

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上個月在北京國際金融博物館的一個論壇上建議,未來中國企業所得稅可以通過加速固定資產折舊、繼續提高研發投入在稅前加計扣除比例來降低企業稅負。

備受關注的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改革也成為2018年減稅的可選項。去年全國兩會上,肖捷表示個稅改革還在研究設計和論證中。

“按照稅制改革時間表,2018年個稅也該有動作,但減稅力度有多大取決于具體的方案設計。”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對第一財經表示。

目前個稅減稅主要集中在幾個關鍵環節。在綜合工資薪金、勞務等收入下,綜合免除額(此前工薪收入月減除3500元)是否會繼續提高;個稅的稅率和檔次會如何調整;稅前專項扣除項目會如何增加。

地方稅體系加快構建

營改增后,地方政府喪失了主體稅種營業稅,重建地方稅體系變得十分迫切。

健全地方稅體系是十九大報告提出的財稅改革重要任務之一。完善地方稅種、拓寬地方稅范圍成為地方稅體系構建的內容之一。肖捷也在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明確表示,推進地方稅體系建設。

國務院去年12月27日發布了《關于環境保護稅收入歸屬問題的通知》,稱為促進各地保護和改善環境、增加環境保護投入,國務院決定,環境保護稅全部作為地方收入。

環保稅前身排污費曾是中央與地方的共享稅種,環保稅收入全部劃歸地方邁出了地方稅拓展的第一步。多位財稅專家此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中央稅種消費稅部分稅目也可能劃給地方,未來開征的房地產稅收入也將歸地方。

目前地方專享稅種主要是城鎮土地使用稅、房產稅、車船稅、耕地占用稅、契稅、煙葉稅、土地增值稅、環保稅,雖然稅種數量較多,但稅收收入較少,根本無法滿足地方支出需要。

楊志勇表示,要跳出從地方專享稅種考慮地方稅收入體系的思維定式,明確將地方稅界定為所有能為地方提供收入的稅種。對于地方和中央來說,收入意義最明顯的是共享稅。

前三大稅種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均是中央與地方共享稅種。其中暫定兩至三年施行的增值稅中央與地方五五分成比例,是否會在2018年有所調整最受外界關注。

肖捷在解讀十九大報告時表示,將結合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稅收制度改革和稅收政策調整,考慮稅種屬性,在保持中央和地方財力格局總體穩定的前提下,科學確定共享稅中央和地方分享方式及比例,適當增加地方稅種,形成以共享稅為主、專享稅為輔,共享稅分享合理、專享稅劃分科學的具有中國特色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劃分體系。

健全地方稅體系另一大關鍵是通過立法授權,適當擴大地方稅收管理權限。這在今年開征的環境保護稅上,體現得較為明顯。環保稅法在大氣和水污染物上,給予了地方10倍的稅率選擇空間,以適應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最終各地選擇的稅率檔次也不一致。

此外,加快非稅收入立法進程,繼續推進費改稅,適當下放部分非稅收入管理權限,也是地方稅體系構建的重要內容。

掃一掃關注“愛財界”微信公眾平臺

名家專欄